人物介绍

“我平衡,故我在;万般物,皆可待。”

埃斯基尔·洛宁斯巴肯(Eskil Ronningsbakken)来自挪威一个小村庄,他以俾睨生死的勇气,将艺术和杂技融合一体,曾为全球100多个国家的数百万观众表演极限平衡。埃斯基尔的人生充满挑战。

你是如何走上现今这条道路的?
除了平衡特技,我没有做过其它任何事情。很多人小的时候就已经知道他们最想要的生活,但其成长方式往往湮没了天才发挥,生活多是随大流。我只是想为自己的梦想而活,做自己认为正确的事。当我五岁的时候,就已经知道长大后要做什么。逐梦之路曲折漫长,忠于自己的感觉和直觉非常重要。当然,我并不是说每个人都应在悬崖边保持平衡,而是应充分实现自我,而非成为我们认为社会希望我们成为的那种人。

你第一次重要的平衡特技表演是什么时候?
第一次重大的极限平衡表演是在2001年的挪威,在距离峡湾600米高的布道坛岩上。
我当时表演了手倒立。在这之前我已经独自练习了很多年,而且在德国一所表演学校学习过(Staatliche Artistenschule Berlin)。此外,我还进行了很多舞台表演。

平衡表演时你在想什么?需要哪些心理准备?
身体和心理因素各占50%。每次表演项目前,我都会在脑海中想象一幅画面。在采取任何行动前,我都需要清楚看到我想做的事情和目标。然后是长达数月乃至一年的训练。先在地面安全地练习,然后逐步增加高度。心理和身体准备是同时进行的。我绝不会让它们顾此失彼。

平衡之美:挪威杂技演员275米瀑布边做体操

事前会紧张吗?
平衡表演前,我总是有点紧张,对任何人而言,这都是绝对正常的。如果我恰好不紧张,可能就没法表演,因为我感觉完全得不到保护。但另一方面,我通过练习学会控制恐惧。恐惧不会控制我。死亡的想法也不会吓到我,但同时我会尽力不跌落悬崖。我的目标是创造艺术,当然还要保证生命安全。从另一角度而言,感觉不舒服的片刻时间会使我对未知有了全新认识。

你认为有来生吗?
是的,如果人是能量的集合,我们死后可能会变成另一种状态。

你的家人如何看待你的极限艺术?
孩提时代我就精力充沛,这些年来他们已经习惯了。只有理解并尊重这是我的最爱时才会100%接受它。有时人们问我什么时间会停止所做的事情。但在表演中我根本停不下来,而极限表演就是我的全部。

Chinese translation by Worldnese China